首頁歐格利電子報場地出借交通資訊聯絡我們友站連結
 
 
 
貝玆醫師(1860-1931)經驗談  

 

紐約眼科醫師威廉貝茲 (1860-1931)首創視力鍛鍊,改善視力之概念。他在『紐約眼耳診所』工作時,每年須診察成千上雙眼睛。行醫多年後,他開始對眼科醫學始祖們所提出理論的智慧產生懷疑。他說:

『我在紐約眼耳診所和其他醫療機構,一年必須檢查30000雙眼睛。我發現許多屈光不正 的案例竟能自動康復,或是改變形式。我既不能忽視這些事實,也無法滿足於傳統既有的 解釋(就算找的到這樣的解釋)。對我而言,一個理論如若正確,它必須永遠正確,絕無 例外。如果屈光不正無法治癒,它們便不該自動康復或是自動改變形式。』

在這段期間,我發現:

  1. 近視、遠視或散光,都可以由意志產生。
  2. 近視並非如我們長久以來所認定的,與眼睛在近距離的使用有關,而是與看遠距 離物品的疲勞張力有關。
  3. 看近距離物品的疲勞張力,則與遠視相關。
  4. 屈光不正,也就是近視的度數,一直在起伏變動。

這時候,一位卓越的德國科學家海莫赫茲發明了一種新儀器 – 視網膜鏡。透過它,醫師 可以檢查眼睛對焦的能力。貝茲醫生就是用它診察過各種眼睛的毛病,因而體悟許多眼睛 對焦方式的心得。『我用視網膜鏡來研究眼睛的屈光問題已有三十年了。我用它檢驗了幾 萬個學童、幾百個嬰兒,以及幾千隻動物,包括貓、狗、兔、牛、馬、鳥、魚、龜和爬蟲。 我時時觀察他們的歇息或運動狀態,我甚至在自己移動時觀察它們。我全面觀察他們的時 機包括他們的:日時或夜時、舒適時或興奮時、竭力想看時或眼睛放鬆時、說謊時或老實 時、眼皮半遮或關閉部分瞳孔時、瞳孔擴大如銅鈴或收縮如針尖時、眼睛上下晃動或左右 搖擺時、甚至由上而下,半途突然轉向時…。種種觀察當中,我發現種種未為人知之事, 皆未能見容於種種正統教學內容。因此,我做了一系列的實驗,其結果與我的觀察完全吻 合。研究至此,我除了放棄適應和屈光的傳統解釋之外,別無他途。』

一個很早期的體悟是:眼睛是不斷在改變的。如果你每小時測量眼睛一次,你會發現每次 結果都有些微差距。貝茲醫生的發現,幾乎與一般人對眼睛對焦的概念背道而馳。唐德斯(1864) 和稍後的黑姆赫茲(1866)得出結論,眼睛內主要負責對焦的是水晶體。這個理論至今仍為 主流,且對眼睛保健專業人士的影響極為深遠。同樣,貝茲醫生說:

眼球外部有六條肌肉,其中有四條直肌和兩條斜肌。斜肌幾乎完全繞住眼球的中間,像腰 帶一樣;它們依據位置被稱作上斜肌和下斜肌。直肌連在鞏膜,也就是是眼球的最外層, 接近前面的地方。它們通過眼球上方、下方和兩側,直到眼眶的後方。在此處這四條直肌 連結到一組骨頭,其形成的眼洞可讓視覺神經通過。直肌依其位置被稱為上直肌,下直肌
,內直肌和外直肌。斜肌是控制調節的肌肉,也就是近視的來源;直肌則是產生遠視和散光的主因。

威廉.貝茲醫生的發現,並沒有得到科學界的熱切迴響。事實上,貝茲醫生本來在紐約眼 耳診所的教職,卻被莫名其妙的解雇了。組織內部的權力中心認為他的發現,超過當時能 被接受的典範太遠。然而,貝茲醫生持續自行發展他的理論,而且創立了一個診所,並在 裡面教導視力鍛鍊。他出版了一本雜誌『更佳視力』,並把他所發明的技術教導世人。

今天,貝茲醫生的成就被稱為『貝氏療法』。這在他的著作『不戴眼鏡的更佳視力』裡有 所說明。人們對視力鍛鍊的狂熱,一直燃燒至今;貝茲醫生的大作在初版問世八十多年後 ,仍然不斷的再版。

除了少數例外,科學圈子仍然選擇全然漠視貝茲醫師的成就。因此,『貝氏療法』的擁護 者都是那些曾經獲益的人。

瑪格麗特柯貝特就是一個例子,因為她的丈夫在1930年間因貝氏療法獲益匪淺。她在洛杉 磯開創了『眼睛教育學院』,用貝氏療法來訓練許多人。在她的著作『幫你自己得到更好 的視力』(1949)中,她講述了很多事例,包括其工作對許多人軍旅生涯的影響。其中一位 青年,本因視力缺陷而被空軍多次拒絕。他用貝氏療法將視力恢復正常,通過所有的考試
,並在緬甸加入飛虎隊。在一次任務當中,他被指派為機隊前導飛行員,返航時竟然帶著 擊落十架日本軍機的紀錄。之後他的得分及軍階都持續攀高,最後官拜空軍中校。

或許因為太過成功,柯貝特在1943年因『無照從事驗光』而挨告。以下文章,是對這個故 的完整敘述。貝茲醫生的成就,常遭不實曲解指控。幸好,時至今日,還沒有人因為助人 改善視力而被起訴。

1943年,喬治波斯納在 『長官!』雜誌上(1943年八月),寫出關於柯貝特出庭一事的 文章『近視眼鏡是詐財工具?』
『他們送她去法院,可是用盡機關,都無法將她定罪。為什麼?因為他們的控告根本是一 場騙局,是為了掩飾名醫們阻止柯貝特女士教導一種已獲證實為有用的眼睛教育,這種教 育曾被這些名醫明令禁止。

為何這些醫生對這所謂的『惡性的活動』這麼戒慎恐懼?是因為有人遭被告傷害或是詐騙了? 完全不是!

有三百位證人吵著要出庭作證。他們蜂擁進入法庭,敘述他們在沒有任何藥物治療或配戴 眼鏡之下,幾乎治療了眼科所知的每一種眼病。他們的年齡從四歲到八十四歲不等,在法 庭的候見室等待長達數天之久,只為能有機會,陳述自己眼睛的故事...

艾爾多司赫胥黎的證詞特別引人注意,因為如他當場表演的,他可以不戴眼鏡讀書。在 上柯貝特的課之前,他一隻眼睛全盲,另一隻只剩20%的視力。上了柯貝特兩個月的課之 後,他便能夠不戴眼鏡表演讀書。

沒有任何一個對柯布特女士不利的證詞起到作用。醫生們無所不用其極,甚至為了蒐證而 安排兩個女間諜,去接受所謂的的『治療』,他們仍然無法引證柯布特太太有任何『醫療』 行為。他們也找不到任何一位證人,認為自己受傷了或是被騙了。事實上在審判期間,那 兩個女間諜被人發現在旁邊的房間裡,練習一些柯貝特太太教的眼睛技巧!

法庭別無選擇,只能將柯貝特太太當庭開釋。這件事的公關效果反而替她作了宣傳。好幾 位陪審員和許多旁聽者,都報名參加了柯貝特太太的課程。在洛杉磯的那場審判,也揭露了多年以來,美國早已有好幾起類似的告發,都是衝著這個
嶄新的課程的深度擁護者而來。

超過三十年的時間,醫學組織用盡手段,竭盡全力,讓這個革命性的新發現不為人知!』
(近視眼鏡是詐財工具?喬治波斯納,『長官!』雜誌,1943年八月)

在1955年,克拉柔海奇特出版了她的書『放鬆再看--增進視力的每日指南』這本書的內容, 是一個為了改善各種眼睛疾病,為期約十二週的運動練習。這些疾病,針對常見的近視、 遠視、戴雙焦點鏡片、鬥雞眼、色盲、百內障、青光眼和其他嚴重的視力問題。它並包含 了一個為盲人設計的漸進練習。

海奇特小姐自己戴了十九年半的眼鏡,後來在西雅圖教了五年的眼睛訓練,而且在『美國 現退役軍人權益法案』的訓練單位教導出許多老師。她在1949到1950年間,在西雅圖大學 作訪問學者,並提供視力鍛鍊的課程。在來到紐約之後,她在1950年也以『無照從事驗光』 的罪名被逮捕。1951年,她面對了大陪審團,只不過幾分鐘的考慮,大陪審團便決定了:視力鍛鍊不是罪行。珍娜古德瑞奇博士,在她的著作’『視力的自然進步』(1985)裡,討論貝氏療法名不見經
傳的幾個可能原因。她寫著:『...專業人士,亦即受過技術訓練的眼科開業者...他們被灌輸的觀念是貝氏療法
是無效的,且應受嘲弄及鄙視。

柯貝特對她在1940到1950年間,訓練的百位老師們諄諄告誡,絕對不要對視力鍛宣傳、演 講或發表文章。她兩次被以無照從事驗光的罪名逮捕後無罪釋放,更是發人深省...

1974年,我在舊金山的同事安娜卡雅太太,因幾十年來默默的傳播貝氏理論,而被臥底探 員登門拜訪。她被告知違反了十六條法律...

你現在應該了解,為什麼這些指控,極度欠缺實質的證據。』(珍娜古德瑞奇博士,視力的 自然進步,1985,加州柏克萊,『幸福女人藝術品』出版,pp. 184 – 185)珍娜古德瑞奇的兩本書’『視力的自然進步』(1985)及『完美視力的自然途徑』(1996),還有她在全球的演講及教學,都對視力鍛鍊的領域有卓越的貢獻。

1997年,加州舊金山的湯瑪士夸肯布希出版了『重新學習如何去看』。此書或許是迄今有關 貝氏療法的所有著作中,最包羅萬象的一本。它緊緊貼近貝茲最初的發現,大量的引用貝茲 的文獻發表。

印度的眼科醫生艾嘉瓦對貝茲醫生1930年的發現產生濃厚的興趣,並開始積極的在印度龐地 切瑞傳授貝氏療法。多年來,艾嘉瓦醫生在斯里歐若賓督一名為『媽媽印度』的月刊中,發 表了許多文章。他並結合了傳統的眼科學和貝氏療法,其結果寫在『心智、視力及印度醫學 的秘密』一書。他在1971年又出版了一本暢銷書-『完美視力的瑜珈』,此書至今不斷再版 ,並包含了許多艾嘉瓦醫生如何幫人恢復視力的精采故事。

在英國,貝氏療法已經落地生根,且由『大英貝氏協會』發揚光大。這個療法被記述在彼得 曼斯菲耳德的『貝氏療法』書中。

1990年間,有一個顯著的趨勢,是以互補方式來處理健康問題。譬如說,針灸已被認為是有 效的療法,而且已涵蓋於許多醫學院的課程裡。

然而,開處方賣藥或是賣儀器的經濟利益,遠比單純鍛鍊眼睛恢復正常視力來的有利可圖。 更誘人的是建議病患施行屈光鐳射手術,其價位可以高達每眼好幾千塊美金。

對消費者而言,有效而不貴的方式才是他們所渴望。希望在這個新千禧裡,非侵入性的優質 療法會被一般民眾助注意,並被科學界關切。總有好些事兒可做吧!現在,戴眼鏡的人幾乎 佔總人口的60%;在亞洲,這個比率正迅速逼近80%。對此,我們一定要有些行動。及早啟動 視力鍛鍊的機制,正是維持全民良好視力最簡單的答案。 及早啟動視力鍛鍊的機制,正是維持全民良好視力最簡單的答案。